中国画自古以来,许多有成就的画家,对于写意花鸟画都有过深入的研究。

扬州八怪中的李鱓就曾言:“水为笔墨之介绍,用之得法及凝于神”,“笔墨作合生动,妙在用水”。他充分地领会到作画要传神,笔墨是基础,而关键在于用水得法,“作画无水、如舟搁滩、划不得一桨”,说明一件成功的作品,要达到神情横溢的艺术效果,都取决于用水得法,不然无法作画。

明代唐伯虎对作画用水也作过一番精心研究,他说:“作画破墨不宜有井水,性冷凝故也、温汤水或河水皆可。洗研磨墨,况笔压开,饱浸水气,然后蘸墨,则吸均畅,若先蘸墨然后蘸水,被冲散不能运动也”。

现代傅抱石、黄宾虹、汤文选先生对水法的研究更有自己独到之处,黄宾虹总结自己用水用墨分出泼墨法、破墨法、积墨法,均是指水与墨相融而产生的画面效果。傅抱石破笔渲染法,更是运用大量的水产生水晕墨章、水色淋漓的艺术效果。